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群外友人>>>情感天空>>>孟婆的故事(墨含)
孟婆的故事(墨含)
发表日期:2010/11/4 20:19:00 出处:原创 作者:墨含 发布人:mohan1980 已被访问 1117

 

 

 

 

 

 

 

 

 

孟婆的故事

 
 
作者:墨含
 

编辑:如果爱

 
 
    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说,人死后要去另外一个世界,那就是阴间,通往阴间的路就是黄泉路,而黄泉路的尽头有一条河,名叫忘川河,河上边有一座桥,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桥的左边有一块红色大石头,名曰三生石,只要有情人在上面刻上两个人的名字,就可以缘定三生,三生三世在一起。在桥的对面,有一个土台,就是望乡台,台上面住着一位老婆婆,她终日守在奈何桥上,在这里向来往阴间的鬼魂卖一碗汤,你可不要小看她的汤,那可不是普通的汤,那里面加了一味叫“遗忘”的调料,人喝后,可以忘记尘世间一切烦恼、忧愁。无论你生前种种,行善作恶,还是你前世今生的宿愿都会忘记得干干净净、重新作人,这碗汤就叫“孟婆汤”,而卖汤的老婆婆就是传说中的孟婆。
 
    孟婆既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介于人与鬼之间的神。她掌管着三界生灵的投生权利,只要她端起汤碗,无论是谁,在半推半就、颤颤巍巍下也要一饮而尽,终究没有谁能逃得脱,要喝得多一口不多、少一口不少,如果谁不喝她的汤,就休想转世做人,而桥边的小鬼也不会放过他。
 
                             【1】
 
    这一日,奈何桥边整整齐齐的排起了长龙般浩浩荡荡的队伍,他们一个个翘首以待,等待着一睹传说中的孟婆和她独有的孟婆汤。没办法,不喝孟婆汤就过不了奈何桥,过不了奈何桥也就别指望投胎转世。这支队伍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张张奇异的面孔,有平静的、怨恨的、狰狞的、追悔的,还有极少数幸福的。

  “喝,快喝!”孟婆厉声对着一脸愤青模样的小伙子喝道。

  “我不喝,不喝!在人间的时候我就听说你做的汤特难喝!”

  “谁!是谁这么说的,谣言,造谣,诽谤,告诉我名字,住哪,我在这侯着他!灌死他!!”孟婆的粉脸顿时扭作一团,那厚厚的粉饰摇摇欲坠。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我不告诉你,我就不喝!”

  “来呀,把他给我抓牢了,我看你能!”孟婆朝小鬼使了个眼色,在小鬼张牙舞爪的协助下端起一口缺边碎沿的大碗就往那小伙子嘴里灌!

  “我要上阎王爷……咕咕咕……那……控……控……咕咕咕……告你……咕咕咕……”可怜那小伙子喊的真叫凄惨,连说带呛的被孟婆灌入肠中,渣都不剩。

  “喝了我的汤不怕你不服!”孟婆拍拍两手,大吁一口气,缕缕散落下的乱发,很是得意。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说去阎王那做什么来着?”孟婆问那小伙子。

  “我……我……我说……我刚才说……我说什么了?”小伙子的脸在短短几秒内从愤怒变得茫然,既而痴呆,疑惑不解的反问孟婆。

  “嘿嘿嘿……哈哈哈……来啊,带他上路!”那笑声真叫一个惊天地吓鬼神。
    “前尘之事如过眼云烟,莫痴,莫悔,莫怨,莫恨,只要喝了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一切恩怨尘归尘、土归土。
 
  孟婆按部就班的佯装目送,嘴里念叨着,眼睛里湿湿的,用衣袖擦了擦眼角,装得作模作样。

  众多亡魂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悲壮的灌汤记后甚感恐惧 (死人还会恐惧吗?就因为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我会恐惧的,所以我才这么写) 。小声议论,果然如传闻中所言,孟婆以权压人,仗着自己是投胎第一关的优势不尊重来往鬼魂,轻则动动小粗,重则把它们推进三界河永世不得转生。

  “下一个!” 小鬼指了指一富商模样的亡魂。

  “噢,好好。”富商对着小鬼点头哈腰,缓缓飘向传说中的孟婆。心想,我一定要记住孟婆的模样,也不枉来此一趟 (这就是X作家笔下的孟婆不是一老太婆,而是一位绝世美女的由来)。

  “喝了吧。”孟婆一看此人必定是个有钱人,语气立马变得细柔,富商不禁又是一阵哆嗦,冷汗丝丝的往下掉。

  “今……今啊……一见孟……孟孟婆……果……果果果然名……名啊……不虚传!”断断续续的献媚完毕,富商偷瞄一眼端坐红木沙发上的孟婆,那沙发琢磨着也是N年前的N古董,绝非钱能衡量。

  “咯咯咯……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名不虚传呢!”

  “美啊……美……一……一一一一点……一点都不老!”

  “咯咯咯……”这一顿马屁把孟婆拍的面颊通红,就跟抹了N层胭脂,你都瞧不出这是鬼皮,还是粉皮。

  “真的?!”孟婆婀娜的走上前问。

  “真……真的……的的!”一阵不知道啥味的味直把富商薰的睁不开眼,可能是孟婆专用的X牌香水,也不知这马屁拍的称不称心,如不如意,富商低垂着脑袋狠盯着孟婆的鞋面,竖起耳朵听着动静。

  “我们这里X省的X省长的X儿媳今天会在X医院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咳……咳咳……”孟婆故作高深,她清楚他这种人活着时肯定见过不少世面,他懂她话里的意思。

  “噢,有劳孟婆提醒并对小的额外照顾!这是劳力士,真货,这是钻戒,5克拉,全球限量,GIA认证,我和我老婆每人一只,证书我没带身上,也没想到要带证书……我走的时候我老婆就给我这些,您先拿着,改明我一定再补上 !”(反正我也没死过,也不知道这人死后戴的东西是实物还是虚物,虽有云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这些不过只是一个说法,真正有资格‘发表意见’的还是死人。既然无从考证,我就按着我自已的想法去写) 富商一说到和钱和生意有关的话题立马变得语气通顺起来,又借机伏在孟婆耳边小声嘀咕,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两小鬼相视一笑,早已见怪不怪。

  “喝了吧,包你痛快!”孟婆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富商。

  “噢!”富商端起缺边碎沿的大碗乖乖的将汤一饮而尽,那眉头皱的比鸡皮还难看!

  真他妈难喝!富商感到胸口一阵发闷,做死人都这么辛苦。

  “我一定记住,我一定让我老婆给我烧好东西,我一定记住,我一定记住……”也就几秒的工夫,富商突然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表情呆板,眼神空洞。

  “有效了。”两小鬼仍然相视一笑,见怪不怪。孟婆最会给这些亡魂留一手,要不然啥都不记得了谁给她补礼啊。

  “快快快,赶紧送他上路!”孟婆急忙催促道,人要脸皮,树要树皮,这鬼也是要鬼皮的。
    “前尘之事如过眼云烟,莫痴、莫悔、莫怨,莫恨,只要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一切恩怨尘归尘、土归土。 
 
  孟婆照例重复一遍最后的遣送言,这工作永远都是麻木不仁的,为了寻找刺激便走向堕落,那些不敢做的都做了,那些不敢想的都想了,那些不敢说的也说了,人有人的欲望,鬼也有鬼的欲望。(可叹,又可笑,哎,这阴阳两界哪里都是这样,去哪里找一方净土!)
 
                            【2】
 
  关于孟婆贪污受贿的流言阎王早有耳闻,也曾亲眼目睹。怎奈孟婆属于老资历,又与玉帝也偏着亲戚,再说也呕心沥血的付出过,只要别太过分,只要没人上去跟玉帝打小报告,对于小小的腐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真要将其处分于心何忍,何况这孟婆汤还是孟婆的独家秘方,申请了专利,不外传,就连香港天王巨星刘德华都哭天喊地的要“忘情水”,可见这汤有多珍贵!

  于是,阎王连夜召个了地府紧急扩大常委会议,命小鬼召集地府的所有常委官员,判官崔府君、安全部长钟魁、经济部长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想办法给孟婆找点有意义的事做,让她有所收敛。

  “今天,我们是商讨商讨关于孟婆的事。这个,想必在座的各位心里都清楚吧?”阎王坐在正中心的虎皮椅上眯缝着两眼溜溜的转着。

  “是是是!”众官员异口同声。

  “嗯,好,我这里,经常接到有关对孟婆的举报和投诉,不过不少亡魂都已无处可寻,可能投生了吧,也可能都在三界之外了,这个吧,就不提了。”阎王接着说。

  “是是是,一哥说的是!”众官员随声附和。

  “嗯,这个,有举报说孟婆收受亡魂脏物,搞腐败。这个呢,那些亡魂都已投胎也无从查证,就不提了。”阎王喝了两口过年时玉帝赠送与他的玉露琼浆,拂拂三尺胡须,微微一笑,睁开一只眼。

  “是是是!”众官员无比虔诚的聆听着。

  “嗯,啊,但是呢,人间呐,都在谣传,谣传孟婆汤很难喝!你们说,真的很难喝吗?”阎王的两眼珠子直接翻开来,也不知他正往哪瞅 。让人不寒而粟。(怒目而视就是这么来的。)

  众官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不知所措,这汤能随随便便喝吗?!光瞧这汤的颜色就不怎么样,黑糊糊的,真不地道。可又怕冷了阎王的场,让这个做老大的尴尬,众官员只能唯唯诺诺的说:“是是是!”

  “崔府君,你说怎么办?”阎王直视着判官。

  “这个,这个嘛,一切听从一哥安排。”崔府君连连拘手。

  “是是是,一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几位官员齐齐点头。
 
    阎王倒是很喜欢“一哥”这个称呼,用手拂拂胡须,兴奋得晃着脑袋。 

  “我倒是有个主意,让孟婆在三天之内研制出一种新的遗忘配方,要能吸引鬼魂的胃口,口感要好,要彻底粉碎人间的那些谣言,不能让我们地府蒙羞。否则,我将不再包庇她的罪证,万一被玉帝知道一切就按程序执行!”阎王停顿下来又喝了几口玉露琼浆,并悄悄对几个官员一扫而过,说,“你们意下如何啊?会议会议嘛,就是要让你们学会议论的嘛,来来来,热情点,积极点,大家要踊跃发言,集思广益,不要光听我一人说嘛,我们要充分发挥民主集中制,不然被别有用心的又说我独断专行、大权独揽,在我们地府也搞家长制、一言堂”

  只见判官崔府君“嗖”地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我赞同一哥的建议,不能让地府蒙羞,更不能让一哥蒙羞!”
  牛头马面也“腾腾”从座椅上直起腿,说:“嗯,一哥的话说到我们心里去了!”

  黑白无常扭捏着空荡荡的衣架,轻声细语的说道:“对,一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全听您的,坚决拥护你的决定,”
  钟魁边拿捏着他心爱的络腮胡子,边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一哥英明,您想的可真周到!”

  阎王兴奋的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有这么几个忠实的手下,他这个老大当的真是极其惬意啊!

  “今天的会议不能被孟婆知道,好歹她也是常委成员,不能被她误以为我们是在弹劾她,背地里打她的小报告,产生隔阂,否则影响同事关系,闹僵了有失团结气氛,对我们地府会造成恶劣影响,我们一切要以稳定为主,以大局为重,记住啦!”

  “是是是!我们谨遵一哥的吩咐,绝不泄露秘密,严守纪律,”地府的一众大小官员齐声应到。
 
                             【3】
 
    阎王叫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自从孟婆接到阎王的任务后寝食不安,阎王发威的后果她是感同身受。又不知是哪个死鬼告的密,令她的名誉蒙上污点,又在阎王面前威严扫地。

  “三天!三天研制新配方?!这不是天方夜谭的事嘛!”

  孟婆对着一堆忘忧草和白玫瑰冥思苦想了一天一夜也没想出个方来,再这么下去就只好等着接受天庭和地府的处罚,被贬落凡间做牛做马做猪,真可怜!

  “大人,外面又一闹事小鬼,死活不喝,还说……还说……”小鬼暗查着孟婆发青的脸孔不敢说下去。

  “还说什么!”孟婆猛拍桌面而起。

  “还说,宁可跳入奈何桥,也不要喝这乌七麻黑的东西!”

  “大胆!他大胆!!跳入奈何桥?想得美啊他,把他推入三界河永世不得转生!”孟婆的脸由青转灰,再由灰变黑,整一木炭,弄的跟变色龙似的,喜形于色,难怪抹那么厚的粉。

  “领命!”小鬼一听这酷刑真叫那个欢快啊,这些鬼差们成天溜出去吓唬人,极其喜欢看人死去。鬼之变态可见一斑。( 心虚的,我这晚上写这东西没事吧?呵呵!地府大爷们,我这只是虚构的,是编造,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孟婆神,阎王让我来问你关于那事可有眉目了吗?”牛头挥动着它的大刀板着脸问一脸愁云的孟婆。

  “我们奉阎王之命特来询问孟婆神关于那事的进度!”马面又补充一句。

  “牛头马面,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对我大呼小喝的了,目无尊长了这是!没见我正忙着吗?你们回去告诉阎王我会给它一个满意的交代!还有啊,你们别再来打扰我!”孟婆的脸这会又成了关公。

  “行,告辞!”牛头马面傻不愣愣的回去复命。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孟婆的脸此时更像苦瓜脸,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死要面子,都死人一个还要面子。做人难,唉!做鬼也难!

  “要能吸引鬼魂的胃口,还要口感好,更是为了彻底粉碎人间对孟婆神的那些不尊敬的谣言和对阴间恶毒的攻击……”孟婆拿出文件又看了一遍,人言可畏啊,想我孟婆生生世世甘愿做鬼,却被落得个世人辱骂的结果。不就汤难喝了点嘛,怎么以前没人说呢?人世间越是进步这嘴就变的越刁啦,也不看看现在这物价涨的,光一株白玫瑰就是十块钱呐!还愣是不新鲜的……( 呵呵!没办法,全国物价都飞涨,地府自然顺应变化,东西也是一个劲的通货膨胀,现在逢年过节给先人烧纸钱,也是成千上百万的。再说了,情人节那天十块钱能买到玫瑰多半是掉瓣的,嘿嘿,好货没个几倍的价就别开尊口。)

  孟婆命小鬼抓来几个女鬼,问:“你们在世时都喜欢吃什么呀?”

  女鬼一:“猪肉!”
  女鬼二:“鱼!”
  女鬼三:“咸菜!”
  女鬼四:“老鼠肉……”

  众鬼其唰唰的看向女鬼四,又齐唰唰的挪动身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女鬼四委屈的补充道:“人家是喜欢吃老鼠肉嘛!”

  “好了好了,我不是问这些,我是问你们喜欢吃什么零食!”孟婆白了眼四女鬼。

  “我喜欢我男朋友送我的巧克力!”

  “对,我也喜欢巧克力!”

  “是啊,好好吃的巧克力!”

  “巧……”女鬼四显然觉着落后了,也就没好意思说下去。

  “什么颜色的?你来说!”孟婆指着女鬼四问道。

  “XX牌的,颜色挺多的,有咖啡色的、乳白色的、蛋黄色的……”

  “XX牌的?”孟婆皱了皱眉,没明白啥意思,又接着自问自话般说着,“乳白色的?哦,乳白色……”

  孟婆指着桌上的白玫瑰问:“是不是那种颜色?”

  女鬼四抬眼望去,眼前一亮 (女孩子家看到玫瑰能不亮嘛 ),说:“很像!”

  “好,那个巧克力啥模样?”

  “XX牌的,形状挺多的,有圆的、方的、花形的、动物形的……”

  “又是XX牌的?!”孟婆还是没明白什么是XX牌的,但这无关紧要,只要挑着重要就行,“圆的?哦,圆的……好了,你们四个可以下去了!”

  孟婆通宵达旦的试验着,她在忘川河里淘一碗忘川水,加两颗忘忧草,三朵白玫瑰,将忘忧草捣碎,将白玫瑰捣碎,将忘忧草捣碎,将白玫瑰另置,将白玫瑰捣碎,将忘忧草另置,再点一点忘川水, 最后再加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当然这是孟婆的独门秘方,为了保护当事人的产权和专利,此处就不公布了 )这四样东西配在一起,混合在一块,就成了可以让灵魂忘记生前一切记忆,据说忘忧草是可以忘记生前的一事一物,而忘川水是可以让灵魂忘掉生前所做的所有,三朵白玫瑰则是让灵魂彻底忘掉三种情感,----亲情、爱情、友情……

  终于,在第三天凌晨第一颗新药新鲜出炉——孟婆自制的巧克力糖果!配方和孟婆汤完全一致,换汤不换药而已,只不过加了那么一点点色素,没办法时间不等人,再不出个结果就只能自行了断了。

  为了给新研制的糖果做好宣传,经过阎王的批准,孟婆特立下一条奖励制度,凡是自愿品尝孟婆秘制的巧克力糖果的,都将有机会参加随机抽取N名在三生石上刻下自己和所爱的人的名字,就可以参加缘定三生的大型活动,以及在地府十八层地狱免费游!

  这一消息果然了得,孟婆的门庭顿时人满为患,车水马龙,局面多次失去控制,已至于钟馗不得不加派地府警力维持秩序。

  “好看吧?”孟婆对一手拿糖果左看右看的年轻小伙子问道。

  “好看。”看着白白的圆圆的小小的巧克力糖果垂涎三尺。

  “好吃吧?”孟婆又问。

  “我,我还没吃呢……”

  “没吃你还拿手里干什么?没见有多少人等着你完事吗?”

  “孟婆婆,真的能有机会在三生石上刻下自己和所爱的人的名字吗?那我们真的能缘定三生吗?”可能这年轻人刚死没多久,苍白的脸上竟然泛起点点红润,甚是俊俏,孟婆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阎王的制令还能骗人?你快吃了吧,别耽误了后头的。”

   年轻的小伙子这才义无反顾的嚼下糖果,边嚼边大声囔囔:“太好吃啦!真的太好吃啦!!”( 大家不要误会,这应该不是孟婆或阎王请来的托)

  “哼!”孟婆一阵冷笑,这鬼啊真是奇怪,换了下方式难吃的也变成了美味。不过,这倒令她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了许多。( 鬼有心吗?谁知道?)
  
  小伙子的话在鬼群中又引起一波波震撼的骚动,基本处于前赴后继的准备状态,吸足了气的等候美味,更是为了那三生石的承诺。

  孟婆这一研制的确给地府带来了不可预料的影响,让她名声大震!孟婆也从这事中受到了些启发,改邪归正专心的做起了研究工作。阎王为了表彰孟婆神的这一贡献,特将此糖果取名为——孟婆糖!
 
 
----本文故事纯属瞎编,情节虚构,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和电视剧情,为朋友们休闲搞笑之娱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墨含谨在此祝大家看得开心、笑得舒心、玩得顺心,因为只有你快乐才是我最大的快乐!
 
 

 
 

 
  

家园音画欢迎您!
http://fengzhongdeshuige.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紫花
(2010/2/14 19:12:00) [58.209.188.]

哈哈,估计孟婆最想把迷魂汤送给楼主喝,好让你忘记她的所作所为。


莫雨
(2009/12/12 20:57:00) [117.70.233.]

精彩 呵呵


一家亲
(2009/12/11 20:14:00) [114.249.42.]

   嘿嘿  


寒月如雪
(2009/12/9 18:48:00) [121.63.156.]

哈哈,估计孟婆最想把迷魂汤送给楼主喝,好让你忘记她的所作所为。


栗子
(2009/12/8 17:51:00) [61.178.243.]

欣赏了!

 发表评论:共有 10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家园音画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8480510 联系人:风中的水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