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天地>>>小说沙龙>>>黑松林镇8-迷踪乍现 【烈焰长空】
黑松林镇8-迷踪乍现 【烈焰长空】
发表日期:2011/12/26 14:22:00 出处:原创 作者:烈焰长空 发布人:lieyanchangkong 已被访问 447

 

 

 
 
 

    黑松林镇8-迷踪乍现        

 
文:烈焰长空 编:369珍惜缘分
 

 

 

 

回到家里,我本想像上次一样,悄悄溜回我的房间,可惜才转过影壁,就被姑姑一把捉住。姑姑这次是真的狂怒了。看我这么晚不回家吃饭,一身肮脏,且不打回电话来说明,她怒火万丈。

在姑姑抬起手来之前,我抢先捉住她双手,用力摁住,学着春节晚会中赵本山的语气说:“姑姑,今天我向你万分真诚地承认错误。既然我已经认识到错误的重要性了,你打我,下不去手,骂我,张不开口。不如这样,你做顿好吃好喝的,把我撑死算了,也免得你打死我犯罪。”姑姑又好气又好笑,手抬不起来,打不到我。嘴里怒骂:“你这倒霉孩子,真的是无可救药了。教你学点好,你偏偏不学。你这一身脏东西,肯定是被蛤蟆吃了又吐出来的。”听姑姑这么说,我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张嘴就说:“那蛤蟆就是姑姑!”姑姑晃动两手,不得解脱,也就不再努力。只说:“快把你一身脏东西洗干净去。这孩子真是长倒回去了。”

我不敢对姑姑说出实情,否则,两天之内,我只能听到教育了。我走进屋里,用盆兑了冷热水,擦洗了身体,把脏衣服用盆泡好,上床睡觉。

三十分钟后,我躺在床上放松浑身发酸的肌肉的时候,姑姑敲门喊:“小峰,吃饭了,快起来。吃过后睡觉。”我撑着身体,从床上起来。稍洗把脸,换好衣服去吃饭。

桌上摆着三样菜:金黄的炒鸡蛋、碧绿的素炒菠菜还有几片通红的,几乎透明的腊肉。我一把抓住姑姑,满含深情加口水地说:“姑姑,你非要了我的小命啊!说撑死我,你真得下手了!哇哇哇!”

姑姑做的菜,都是我最爱吃的。菜量不大却很精致。

炒鸡蛋金黄油嫩,蛋是家养鸡下的,隔开一段距离都能闻到蛋香,比市场上买的鸡蛋好吃得多。菠菜是小棵的,整棵带根炒,大火热油急炒,炒完后晶莹透绿,漂亮至及。而腊肉,是在大缸里腌有半年以上,肥肉通红半透明,用锅一蒸,香气四溢。

打发了姑姑,我香甜地吃完一顿饭。姑父和妹妹都没在。我希望姑姑和我一起吃饭,但是她总是不先吃。眯眯笑着看着我一口口吃饭。我所犯的错误,在姑父眼里,不算什么。他是非常称职的大男子主义典型。他认为,家里只有大事才用他管。小事,像我犯的错,根本不值一提。像镇里要买奶奶的旧宅,姑父就认为是大事。这事要他做最终裁决。

这顿饭,我吃的时间很长,吃的也很多。一方面是实在饿了,另一方面是,菜实在是好吃。吃完可口的饭菜,我回屋又躺床上呼呼睡去。太累了,一宿无梦。

转天,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浑身酸疼,是累的。我咬牙起来,收拾好。吃完早饭后,我郑重地向姑姑保证:从今往后,我将痛改前非,不再总出去跑了,在家陪姑姑姑父,帮他们干些活。姑姑当然是开心得不得了。她宁愿每一次相信我根本自己在一分钟后就忘记了的保证。

饭后,我对姑姑说:“姑姑,今天,我打算把家里收拾一下。弄得整齐、干净。不是说姑姑弄得不好啊,只是这种活动是要定期进行的。希望姑姑支持我的工作。”姑姑只当我是胡闹,微笑着并不表态。

早上 7 50 ,我在身上套了件原来的旧衣服,戴上一双手套,开始了大清洗工作。从屋里到屋外,从房间里到院内,我是逐一清扫擦拭。姑姑原来还带着看小孩子玩耍的表情观看。但是一个小时后,一身灰尘、汗水的我,让姑姑再也露不出来逗乐的表情了。她张大了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9 30 ,姑姑已经完全被我的劳动征服。她数次跑过来希望我休息一会。我拒绝了姑姑,手下不停地忙碌着。 10 30 分,姑姑告诉我,有人找。待我直起身时,来人已经到了我面前。洁白的夹克、浅色紧身牛仔裤,修长的身材、一头飘逸的长发,是林绪。我呆了一呆,心里暗赞:好漂亮的姑娘!

她看我一身满是灰尘的旧衣,满脸汗水加灰尘,也是一呆,然后笑了,说:“我还以为你在家就是大少爷呢,没想到还能干这些活。好样的!”我不好意思地说:“贵客远来,本应周到招待,只是我这一身实在不雅。就不请你里面坐了,不要挑理哦。”林绪又一笑说:“客虽然贵,但是不至于不知书达理。挑理是不会啦,要不要帮忙打扫?”我赶紧说:“不用不用,快完了。”她咯咯笑着说:“看你紧张的,不帮了就是。今天我来是想告诉你,中午请你吃饭。 12 点,在我们住的那里,不许拒绝!”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弯腰对姑姑说:“伯母,再见!”转身走出了大门外,剩下我和姑姑相对目瞪口呆。姑姑回过点神来问我:“这是谁呀?”我说:“一起从北京坐车过来到这里来玩的,以前不认识。”姑姑表示难以相信,说:“那她怎么会请你吃饭?而且看你们不像是不熟。”接着姑姑一乐说:“是不是你的。。。。。这孩子不错,挺有礼貌的。”我心下大急,说:“姑姑瞎说什么啊,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虽然着急,却不能和姑姑说去玩的事,怕姑姑害怕,以后不让我出去了。因此,越说姑姑越是不信,索性不说了,由姑姑信马由缰想像吧。

我又用了半小时时间,把活做完,然后用温水洗了澡,把所有衣服全泡在盆里,换上干净的衣服。前面泡的衣服早已经被姑姑洗干净晒到了衣架上。我决心以后所有衣服要自己洗,让姑姑轻松一点。

时间已经到了 11 50 ,我和姑姑说了一声,就走出门外,向着他们住的地方走去。路上遇到几个熟人,点头寒喧打过招呼, 11 58 分,来到旅馆。刚到门口,就听林绪在二楼喊我:“到楼上来。”我从楼梯上了二楼,他们在门口等我。林绪住 205 ,高野住 203 。他们把我让进高野的房间,一个小桌子已经摆好,一瓶白酒和五瓶啤酒放在地上。高野说:“菜就是从这里炒的,让他们送到房间来。条件如此,不要见怪啊。”我哈哈一笑说:“太客气了,哪里会见怪?要感谢你们。本来我是地主,应该我请的。”林绪说:“那可不行。今天是感谢你为我们当导游,也没付工资,请吃顿便饭了。”她没有提我救她的事,这点让我很满意。我说:“好吧,下次我尽地主之谊,请你们去我家吃饭。”他们俩都高兴地点头答应。

上来菜后,我们边吃边海阔天空地谈论。高野对我的敌意消减了很多,林绪也兴高彩烈,喝开了瓶啤酒。没想到她还挺有量,一瓶下去,没有一点事,脸仍然像白玉一样,没变颜色。吃饭间,高野问我:“你们这里经济发展的挺快的啊,家家户户都过得不错。好多人还买了汽车。我看牌子大多都档次不低呢。”我说:“一些人确实脑筋灵活,办个小厂或者山里山外的倒腾商品货物,也挺赚钱的。具体情况,我一直在外面,不太了解了。”

我们嘻嘻哈哈,这顿饭一直吃到一点半,酒全部喝完,大家也都尽了兴,我起身告辞,并约了下次去我家,尔后挥手告别。

天空有些阴沉,要下雨的样子。

我回到家里,因为没有喝醉酒,姑姑也没怎么说我。我进屋上床躺下。确实很累的感觉,不一会,疲惫的我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好长。睁开眼时,屋里黑黑的。我觉得奇怪,难道睡到半夜了?怎么姑姑没叫我起来吃饭呢?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五点了。走出门一看才明白,天阴得很黑,大暴雨要来的样子。没有一丝风,很闷很闷。

不一会,妹妹和姑父回来了。姑父坐到屋里沏上茶看电视,我和妹妹帮着姑姑做饭。姑姑很喜欢我帮忙做饭。我在外面学到的一些这里不常见的做菜方法,他们也很感兴趣。现在真是很有意思,城里人喜欢到乡村吃农家饭,而农村人想吃没有吃过的城市饭菜,就像围城一样。

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做好了饭菜端上桌来。四个人有说有笑地吃饭,姑姑对我今天的表现大为赞扬,一直说我懂事了。

饭后,姑父沏上茶,大家边喝茶聊天边看电视。忽然间,一道雪亮的光芒把整个世界照得像白天一样,然后,随着一阵沉闷的滚动雷声后,震得人心神俱惊的炸雷在头顶爆开。紧接着,狂风大作。耳中只听到一个接一个的炸雷和狂风呼啸,眼中只看到一道道金蛇一样狂乱的闪电,把黑暗的天空撕扯成几块。

姑父赶紧关掉电视机,拨掉电源。大家七手八脚,关闭了除电灯外所有电器。院内院外树枝被狂风折成了恐怖的角度,随时都可能断掉。我们关紧门窗,听着外面的风雷声音,心中不由自主有些恐慌。

稍倾,风声住了,雷电也渐渐变小,而暴雨,像扫帚一样,斜斜扫过来了。

这样大的暴雨,极其少见。如果发生在山里,像走过的山谷,用不了多久,各山谷里的水都会汇入主山谷,形成狂暴之势,无可阻挡。那山谷最下面的巨石沟就证明了这点。

几分钟之内,院内地面上已经是汇成了小河。姑姑担心地说:“不知道你奶奶那里怎么样了,这样大的雨,房子漏不漏、安全不安全。她的房子屋内比院里还低。怕是会进水。你们在家呆着,我去看看吧。”时间已经是晚上 8 点多了,这样大的雨,这样黑的天,我哪能让姑姑去?我说:“我去吧。”姑姑不放心说:“你总不在家,白天还行,这样的天气,你哪行啊?”我说:“没事,我是咱们家里现在唯一的青壮年男人。”在姑姑他们不放心的眼光中,我换上胶鞋,抓起手电,拿了把伞,冲入暴雨中。

来到外面,才知道雨到底有多大。整把伞在像小战鼓一样的咚咚声中,感觉重了好多,压得手拿着有点吃力。前面手电照出的光不足七八米远,光斑中,全是密集、粗大的雨线。地下已经有近半尺深的积水。有些地方有泥坑,稍不注意就滑一下。好在多数地方的地形我都知道。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黑黑的四周,在闪电下又一下变得如同白天,瓢泼大雨,让我也感觉心惊肉跳。人对黑暗、未知的恐怖存在于天性,不可改变。

一路之上,我清楚地记得哪家曾经死过人,哪家发生过什么事。路边院墙和高大的树木让我不敢多看,生怕在某个地方看到我最害怕的未知,所以只敢低着头走路。然而,让我欲哭无泪,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在一个泥坑边,我深深的滑了一下,一个趔斜,手电居然脱手掉了下去。在积水中,它的亮光只坚持到我捞起它,就慢慢暗了下去。我拍了拍,丝毫不起作用。无奈下,只有借着一道道闪电照明,向前缓行。在闪电闪过后的黑暗里,我用脚一点点试探着,踩实后再迈步。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来到了离奶奶家不远的古槐树前。一道强烈的闪电把四周照得分明。古槐像一个巨大的武士,斜斜立在路旁。我忽然间觉得它很亲切,站在它面前,我觉得安全多了。拐过街口,前面不远处就是奶奶的家门。借着一道闪电,我突然发现一个黑影闪进了奶奶的院子。我心中强烈震惊,这种天气,谁会来呢?我放慢脚步,轻手轻脚地靠近。奶奶家的院子靠东侧是高坎。矮矮的围墙顶不足一人高,从围墙顶可以看到院内一切。我怕雨滴打在伞上的声音太大,被黑影听见,于是把伞收成刚好罩住我的头,这样,声音就很小了,在这样大的雨中,不会被听到,但是我也被淋湿许多。我尽力放轻脚步,过了门口,来到东边矮墙后,找个隐蔽处,一点点探出头来,朝院子里看。奶奶的小屋还亮着灯,灯光昏暗暗的,灯泡度数不是很大。借着一道道闪电,我看到一条黑影爬在奶奶的窗前,估计是弄开一个小缝,一动不动在朝里面看。我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过了好久,他也不动。我沉不住气了,从地下摸到一块鸡蛋大的石头,轻轻举起手,朝他打去。在闪电中,我看到他突然跳了一下,应该是被我击中了后背。我立刻不出声音地跑到隔一段距离的一处断墙后,从一个小缝紧张地往这里看。也就十来秒钟后,一条黑影来到了我刚才藏身的地方。见没有人,四下张望。我不担心他找到我,因为四周基本全是这种能藏身的地方,如果他一一找来,怕是要一个小时。而且,他也不敢确定打他的到底是人是鬼。愣了片刻,他转身往远处窜去。在他身形一动间,闪电照耀下我看得清楚,他穿着雨衣,脸部用雨衣包住,看不到模样。而他手中竟然拿着一把半尺长的刀!我惊得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这可不是简单的小偷了。我半天不敢动,心想,有可能他还会回来。果然,十几分钟后,又看见他从暗处闪了出来,轻手轻脚走到我向他扔石头的地方,慢慢抬起头向院中看。观察许久没有动静,奶奶房间的灯也熄了。他才站起身,走向远处。又过了十来分钟,我估计他是不会回来了,于是从矮墙后出来,观察一下,悄悄走进奶奶的院子。奶奶的院门只有一个小木门,也没关着,我走进去,静静听了一会,没有动静,知道奶奶的房子不漏雨,屋里也没有进水,就轻轻出了院子,向回走去。

一路之上,我强压住狂跳的心,迅速思考着怎么和姑姑他们说。这事情很严重,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从带刀黑影的形为来看,绝不是普通的盗贼。奶奶的老宅,难道藏着什么让别人急于寻找的东西?我想,如果真的有,姑父应该是知道的。结合奶奶最近常说,晚上听到屋里有动静,她认为是爷爷回来了,故而不予搭理。现在看来,她并没有听错,确实有人来了,但不是爷爷,而是一个陌生、神秘、恐怖的怪客。我感觉,家里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如果让家里人知道,必定引起恐慌。而这恐慌,势必让隐藏在暗中的人发觉。他是否会采取激烈的手段,达到他想要的目的?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做?

忽然间,我想到一个办法,镇上不是要收购奶奶的小屋盖商场吗?不如劝说姑父,价钱合适就卖掉,然后奶奶就没有办法不搬过来一起住了。这样,最起码保证了家人的人身安全。只怕姑父太固执,听不进我的劝说。没别的办法,也只有试试了。

思考间,一个不留神,我滑进了水坑里,屁股坐在水坑边上,弄了一身的泥水。我大为窝火,今天换上的衣服又得洗了。

回到家里,全家人正急得不得了,都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我说奶奶家没有事,屋不漏,也没进水。只是我在路上把手电掉了,摸着黑,走不快,还摔进了水坑里,弄一身泥水。姑姑姑父他们将信将疑,总是觉得这时间太长了一点。但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因为我既然出去了这么半天,总不至于骗他们。我应付完他们,回去洗了澡上床睡觉。

 

 

 

 

 

园音画欢迎您!
http://fengzhongdeshuige.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lieyanchangkong
(2011/12/28 12:28:00)

只是什么呀,能否说明白一点?多谢


柔儿
(2011/12/26 22:25:00) [122.242.35.]

好空 加油 本群主来给你顶贴啦


蓝色飘香
(2011/12/26 20:35:00)

   烈焰长空:你好!辛苦了。
        欣赏你的佳作,不敢再看了,好吓人的。


(2011/12/26 19:13:00) [220.166.143.]

个人意见。如果可以完美一点。。。


(2011/12/26 19:11:00) [220.166.143.]

炒鸡蛋,素炒菠菜,腊肉。勾起食欲来。
再次欣赏,贴近生活的文字。只是。。。。。。

 发表评论:共有 7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家园音画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8480510 联系人:风中的水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