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天地>>>小说沙龙>>>自讨苦吃 【佳木】
自讨苦吃 【佳木】
发表日期:2011/12/24 19:39:00 出处:原创 作者:佳木 发布人:jiamu 已被访问 488

 

 
 

 

 自讨苦吃

     

作者:佳木 
编辑:珍惜缘分
 
 

 

     每年他都要去县城好几次,不是他考试,就是他带着他的学生考试。今天他又走在了去县城的路上,而且走得很累又很急。他得走完十几里的崎岖山路才能搭上去往县城的班车。以往他考试时有人用摩托车送,他的学生考试时有人用农用三轮车送,而今天他起了个大早,天不亮就出发了,并且嘱咐妻子不要告诉任何人。


    他一个人走在昏暗的晨风里,那几缕企图掩盖谢顶的长发不时地被风吹落到脸的左侧。他想,这要是在课堂上可就太不严肃了,而此刻使得他感到更加的心烦意乱。


    他是一个五年制小学的校长兼各课各年级各班的教师。他的学生有时候大大小小足有二十个,但每年毕业的都超不过五个。虽然他每次教课面对的只有三四个或四五个孩子,但他都非常认真,他不肯耽误了任何一个学生的前途。对待学生他要求德智体全面发展。虽然他自己并不会打球做操什么的,他可是在德育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他经常给学生们讲古代清官的故事,将现代的英雄模范事迹,提倡真善美,抨击假恶丑。他做这一切,据他说,是为了良心,为了给社会多造就几个有用之才。


    然而此刻,他是要去县公安局,要为他那不肖之子去托关系,走人情,去做自己不齿的事。他的心情坏透了,恨不得把那几缕头发揪下来,仿佛那几根长发是为了取笑他,特意的上下翻飞做着舞蹈。他觉得自己没脸去见村里任何一个人。


    自从昨天晚上听说儿子被公安局抓走后,他一步也没走出过家门。他只让妻子通知学生们第二天休息一天。他一晚上可没睡着,脑子里反复地想;儿子是自己亲自教育养大的,并没有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混过,难道在县城上学时结识了捣蛋鬼了?又不像呀。那几年自己也经常去学校打听,老师们都说好着呢。是呀,儿子从小胆子就不大,在自己眼里就是一棵挺拔的小白杨,并没有生过歪斜的叉子呀。


    此时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他看了看他的那块戴了二十多年只修过两次的老牌上海表,时间刚六点十分。他是个不会拉关系走后门的人,他痛恨那些不正之风,他此刻又不得不去蹚这浑水。他自己没做过这事,听别人说,现在社会发展了,不用象以前那样买什么糕点,罐头,烟酒之类的东西了。只要用信封把钱装进去亲手递过去就行了。当然大部分接受的人都不好意思马上就看里面装了多少钱,而是等你走了之后看你信封里装的钱的数量来决定把你托他办的事办到什么程度。


    他有点茫然,他不知道儿子犯了什么罪,不知道该带多少钱去办事,也不知道该找谁去办事。他觉得丢人,他不愿意让熟人知道这事。他想,倒不如自己去公安局找那不认识的人悄悄地把这不光彩的事了了。因为那个地方他从来没去过,他不认识那里的人,那里的人也不认识他。如果悄悄花点钱把事情解决了,他自己也不丢人,他儿子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去参加四十天后的订婚仪式。他这样想着,心里又不那么难过了。他觉得如此一来,他的亲家就不会知道,亲事就不会有危险,他儿子也就可以象没进过局子一样的干净了。这样想着,倒觉得口袋里装的三千块有点少了,他觉得只要能洗刷儿子的污点,他愿意出五千元。虽然他存款不多,娶媳妇还得借钱。


    到了路边,没有一个人,时间还早,他就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等候。他没有抽烟的习惯,可是今天决定一到县城就买一盒好烟,以便到了公安局问人时敬上。


    他掏出红塔山烟,并没有整盒的放下,而是抽出了两根后又装进了口袋。门卫甲于是给他介绍了预审科的副科长丙利。他走后,门卫乙问门卫甲:“你干嘛让他走弯路呢?”
 
    门卫甲说:“看他那小气样,我不光让他走弯路,还要让他吃苦头呢。”
 
    门卫乙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实际四十来岁看上去象六十岁的山村教师踏上了公安局办公大楼的楼梯。他从没进来过,虽然在门口路过多次。他此时有些紧张,更有些害怕,使得本来就不高的个子更显得矮小了。他想到他准备到这执法的圣地去行贿,不由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吓得他差点扭头逃出去。他出了一头汗,他放慢了脚步,他稳了稳情绪,他发现自己错了。于是他便决定只是问问情况,了解一下是怎么回事,先不要盲目送礼,弄不好儿子回不来再把自己扣进去了。他这样想着,便又心安理得了。他仿佛突然卸下了压在身上的一座山,一下子轻松自如了。他想:好险呀,人真有情急失智的时候,自己急于要把儿子弄回去,差一点变成一个违背良心,毒害警官的罪人。
 
    他找到了预审科。他在门外就看见门卫甲说的那张对着门口的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年轻人,瘦长脸,高颧骨,浓眉大眼,薄嘴唇边上有明显的唇线,尖尖的下巴颏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干的人。(据门卫甲介绍:这是一个非常热情的警官,一点儿架子也没有,很好打交道的,一般初次来办事的人只要遇到了丙科长,便能省去好多麻烦,即快又好地办成自己想办的事。)
 
    此时,老教师仿佛看到了救星,仿佛看到了亲人。他一点儿也不感到拘束,轻松自如满面笑容地走了进去:“丙科长,你好。”

    丙利也笑容可掬地站起来迎接,象是迎接朋友,也象是迎接上级领导。丙利亲热地握住老教师的手:“您请坐,一会儿到家里吃饭,我这会儿还有点事要忙。”傍边一位女警笑的把头扭到了一边。
 
    老教师看到丙科长的确很热情,心里很高兴,嘴上忙说:“好,好,你忙吧,我先走了。”
  
    门卫甲在门口迎住了老教师:“见到丙科长了吗?”
 
   老教师高兴地说:“见到了,见到了,丙科长让一会儿到他家吃饭去呢。”说着又忙掏出烟来。

    门卫甲说:“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吧,到丙科长家里把事说清楚,保管能办成。”

    说话间,丙利大步流星地从办公楼里走出来了。

    门卫甲笑脸招呼道:“丙科长,这会儿不忙了?”

    丙利边走边说:“怎么不忙,回家拿份报告,昨晚写的拉家里了。”

    望着丙利离去的身影,门卫甲忙示意老教师:“快去呀,要不就得等到下班。”

    老教师忙跟了出去。

    望着丙利客厅里的花岗岩地板,老教师死活不愿踏进半步。虽然丙利再三谦让, 老教师还是坐在了院里的小板凳上。

    待说明了情况,丙利到家里拨了个电话。

   “老同志,你的情况我刚问了一下。据案情看来,你儿子只是一个协从,论理只是拘留几天就该放了。可是他们偷盗的是通讯光缆,案情重大,恐怕至少要判半年。”

    “什么?半年?”老教师两眼瞪得像鸡蛋。
 
   “不过,如果跟有关人员打个招呼,也许可以轻判的。”

    听见“可以轻判的”,老教师马上对丙利作揖道:“丙科长,求求你,想个办法,救救我那个孽子吧。”

    丙利苦思冥想着说:“办法么也不是没有,但得让那几个人都答应帮忙才成。只是人太多,不好说话。”

    “有办法就好。求求你,丙科长,你总知道该咋办的。帮帮忙吧,我是再不认识其它人了。”

    “这样吧。抽空我把他们几个请到一起,咱管他们吃一顿饭。到时候酒盖着脸,有话也好说。你看行不行?”

    “行,行,行,你说咋办就咋办。”他原来想要花几千元办这事,现在听说只管一顿饭,又不算行贿,哪还有不行的。他真想给丙科长叩个头,没想到有这样的好人。他想,事成之后要去谢谢门卫甲,要不是他给介绍丙科长这样的好人,事情能这样顺利吗。

    “丙科长,咱们什么时候请他们?”

    “这个么,时间不太好定。小李明天要出差......”

    “丙科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把钱给你留下,你替我做这个东吧。”

    “倒是也行。反正你来找着我,我就一定把你这事办成,绝不会半途而废的。只是不知你舍不舍得让他们吃喝?”

    “舍得,舍得,你估算一下得多少钱,我把钱给你留下。”

    “一般一顿饭也用不了伍佰元就够了,只是那个老马偏爱喝什么人头马,XO什么的洋酒,老贵又不好喝,一瓶就是二三百,可这个老马不请还不行......”

    “那就请,只要能办成事,让我儿子早点回去就行。这样吧,我给你留两千块,你就替我代劳了吧,行不行?”

    “行,行,行,我一定代劳,保证让你儿子早点回去。”丙利非常高兴,他原来想能从老头儿这里先弄出一千块就行,不想老头儿自己说了两千块。

    老教师高兴地掏出钱数了两千递给了丙利:“丙科长,我什么时候来听消息?”

    丙利一遍接钱一边想:看不出来,这老头儿不小气嘛,怀里竟然揣了三千块,真后悔没把事情说得难办些。

    老教师可不知丙利在想什么,就又问了一遍。

    丙利回过神了:“过了明天,你抽空来吧。”

    “那我就后天来吧。”

    “好吧,后天上午我在家等你。”

    “丙科长,你多费心,我走了。” 

    第三天,老教师卜毛伙满怀喜悦地来到了丙利家。

    丙利热情迎接,丙利妻子用一个带把儿的茶缸给卜毛伙沏了一杯茶。


    不待卜毛伙问,丙利便积极主动地介绍情况:“昨天中午正巧把人都请到了,吃过饭都当场拍板,各自到办公室把事情办妥了。明天案子就要移交检察院了,已经打听清楚接受的是丁金检察员。我和他比较熟,一会儿我给他通个电话,别让他把咱们的事给查出来了。你去找他一下,只要他按照咱们办的那样别再找漏洞就行了。”


    卜毛伙原想事情该结束了,没想到又有了麻烦。细听之下才明白,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每经手一个人大概都得安置安置,不然揭了盖子就又麻烦大了。照这样看来最后只怕是还要走法院的门路,才可以达到预定结果。虽然如此,他可还不知一个月内儿子能不能回去。


   “丙科长,你看我该怎么对丁检察员说呢?”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在电话里都说好了。他答应帮忙,你只要当面致谢就行了。”


    “那...我该带点儿什么礼物呢?”


   “你什么礼物也别买,有我的脸面,他什么东西都不会要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和人家总隔着一层,也不好白让人家替你担风险。你给他点儿精神补偿费就得了。”


   “人家替咱办事,是该给点儿。你看拿多少合适?”


   “就一千块吧。”丙利完全放松了下来,他知道事情已接近了尾声。


   卜毛伙心里有了底,多亏了把那一千块又装上了,要不然还得多跑一趟。


    “丙科长,你看我儿子什么时间能回去?”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你放心吧,很快就能回去。”


    “我是说,一个月之内是不是能回去?”


    “没问题。你只要去了丁检察员那里,我敢保证你儿子不出一个月肯定能回去。”


    老教师从丙利家里出来已经不是那么满怀喜悦了。 虽然他并不怀疑丙利的话,也相信丙利的办事能力,更相信只要按丙利的话去做了,儿子很快就能回去;但他是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微风一阵阵吹来,树上已经开始落叶了。灰尘迎面扑来,遮挡着行人的视线。机动车排出的烟气象一层薄雾,使得一切事物看上去都不那么真实。卜毛伙心情又有些烦乱了,他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他时时刻刻告诫自己应该先去找丁检察员,但他的脑海里却又时时浮现着那张带月牙儿的大黑脸。他希望看到那张大黑脸,他又庆幸丙利的脸是那样的白净。他在黑板上写字时心情感到舒畅,仿佛那黑板就是铁面无私的脸,白粉笔字就是正直法官的心里话。他想象着如果在白板上写黑字,那就是白脸奸臣的黑心肠了。他此刻想象着丁检察员应该是什么脸,他觉得又不需要怎么去想象,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白脸。只是不知道健康不健康,会不会白里透出点红来。他希望他的脸白里透出点红来,他又害怕他的脸透出一点儿红。他不知道自己儿子的罪行到底有多重,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给什么人做了协从。如果儿子的罪行果然严重,他倒希望丁检察员是个纯净的白脸,会爽快地把钱收了,这样儿子的罪行就能被改轻了,他便觉得这样的贪官有点儿可亲了。如果儿子的罪行很轻,他当然希望丁检察员的脸是白里透出健康的红光来,到时候既拒绝收他的钱财,又不致使他儿子的罪行变重。要知道一千块钱是他这个民办教师两个多月的工资啊。

    不幸,丁检察员很坚决地收下了他的钱,并且很认真地对他说要把事情办妥,最好不要上法庭。也就是说要让审判长和陪审员在提审人员名单里提前把他儿子的名字去掉,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家了。

    对于丁检察员收下他那一千块钱,他确实有点儿心疼。这不像一开始给丙利两千块时的情形,当时他以为那两千块就把事情办妥了。后来丙利告诉他要给丁检察员送一千块时,他便觉得好像有一张网已经把自己给套住了。如果说那两千块是给的,那么这一千块就是要的了。
 
    当他听说能把他儿子的名字悄悄去掉,悄悄地回家时,竟又显出了一丝喜气。因为他一开始便想只要能洗刷儿子的污点,他愿意出五千块。

    仿佛丁检察员看到了他的心思:“卜老师,三天之内我给你把这事摆平。我亲自出马,不要你露面,给审判长一千,两个陪审员一人五百,保管成事。”

    “这...”

    “这就是关键时刻了。等过了三天,一上法庭,至少也得判三个月。你看怎么办吧?”丁金摆出一副已经尽了责任,其余的事跟自己无关的样子。

    “我, 我身上没带钱,明天,明天我给你送来行不行?”卜毛伙结结巴巴地说。事情已是非常紧急,不容他再思考,更不容他拒绝。

    “行,行。只要别过了明天,迟了就赶不上趟了。”丁金亲热地说,脸上又堆满了笑容,仿佛包着石灰的没上笼的烧卖。

    老头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丁金家走出来的。此时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失去了光芒四射的神采,两道浓重的眉毛几乎连成了一道,本来红润的两颊显得苍白发灰,发了青的嘴唇有点儿哆嗦,从腮帮子的动作可以看出来他是在咬牙。他心疼辛辛苦苦攒的那点钱,他恨自己儿子为什么犯罪,他此刻也开始恨丁金他们了,虽然并不敢让他们知道,他在心里可是这样想:好吧,你们要,我就给你们。反正中央已经下令彻底清查公检法部门了,也许你们再得到这几千块就正好够上枪毙。对,他们应该被枪毙,他们不知道索去了多少百姓的血汗钱。是呀,凭他们挣的工资怎么就能住得起那样豪华的三层小洋楼。

    然而儿子的罪行到底有多重呢?他一直没搞清楚。他只听说再给两千块钱可能三四天就能回去。他觉得着两千块钱无论如何都得掏,他觉得这两千块钱已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如果你不顺从地让它拿去,你就要倒大霉。他有一种被打劫的感觉,他有一点儿明白“摁住葫芦抠籽”这句话的含义了。

    当他把两千块钱送给丁金后走在街上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卜老师,卜老师。”

    他吓了一跳,心想:坏了,是不是丁金又要钱来了。他真想拔腿就跑,可又一想,那么一来,前面的五千块钱不是白花了吗?于是他挺了挺腰杆,仰了一下头,决定要勇敢地去承受一切。他缓慢而坚决地转过身躯,一个身穿警服的小伙子已经站在了他的跟前。


    “ 卜老师,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学生赵安奇,你再看看。”说着小伙子把帽子摘了下来。

    卜毛伙认出来了,是他的学生,是村东头赵老汉的小儿子。他此刻的心情就像任何一个在他乡异地受了委屈后突然见到家乡的亲人,泪水就要往外涌的人一样,虽然他面对的是他的学生,是一个孩子。然而他看到了小伙子身上的那一身警服,那一样也穿在丙利,丁金身上的刺眼的警服,他的泪水便没有涌出来。他的泪水在眼底就凝固了。他想如果赵安奇也像丙利丁金一样的话,就是他卜毛伙的罪过了。是他没教育好,或者说教育的太好了。

    是的,如果根本就没有教育好的话,长大了也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山里娃;即使不会给社会做多大的贡献,也绝不会给社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他不知道丙利,丁金上没上过大学,他也不知道赵安奇做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但此刻有他儿子在里面关着,他便觉得没脸去教训赵安奇。再加上他这几天做的事,便仿佛自己也已经与他们同流合污了。

   “卜老师,今天不是星期天呀。您是来考试的吗?”

   “啊......”卜毛伙不知该怎样回答,他的表情非常复杂。

    “卜老师,您看我差点忘了,您儿子再过两天就可以回去了。”

   “你...你怎么知道?”

    “是这样的。那天刚进来时我看了材料,是几个外乡人偷了东西正好逃到咱们村,他们三轮车息了火。你儿子不知实情,在帮着推快要滑到沟里的三轮车时被赶到的民警抓了回来的。等弄清楚后,局长认为这个情况比较特殊,你儿子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忙,是见义勇为,不是什么 犯罪行为。为了教育群众,也为了还你儿子一个清白,局长决定等公开审理此案时在法庭上宣布你儿子的情况。这几天你儿子就在招待所里住着呢。他说要往家里写信的。局里当天就派我出差了,我刚下火车回来。”

    听着赵安奇的话,他回过味儿了。原来他儿子根本就没有犯罪。他儿子是做了好事,只是没做到正经地方去。然而这样的好事却应该做。就是他自己遇到了也要做。是呀,难道能眼看着一辆三轮车滑到沟里不管吗?难道能面对车毁人亡而见死不救吗?难道一个人连这点儿起码的道德观念也不应该有吗?

    他想通了,儿子做得对。是他自己做事太盲目了,是他自己太沉不住气以至于自讨苦吃了。也许儿子的信昨天下午就送到学校了呢。他明白吃苦头的原因了。是因为他没有相信政府的缘故,也跟政府部门部分官员不廉洁有很大关系。想到这里,他不禁由心底里大声地呼喊:为什么惩治腐败的步伐就迈得这么缓慢呢,要知道这些腐败分子多存在一天就要多祸害人民一天,人民盼望着青天呢! 

   (本文是有感官场现形记里的片段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影子)

 


 

 

 家园音画欢迎您!
http://fengzhongdeshuige.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ruguoai
(2011/12/26 16:57:00)

这就是现实中的官场 不得不让人深思 向佳木问好


云烟
(2011/12/26 8:50:00) [58.241.191.]

佳木写得真好,那些被利金熏染的嘴脸刻画得真切,用公检法本最该公正严明的地方作典型,更有代表性


吴罗生
(2011/12/26 1:34:00) [117.41.160.]

佳木:文章情节构思很好!文章中对纯朴、良善的乡村教师描写得很到位,其他人物写得也很丰满。文章对腐败官员惯用的手段和虚伪嘴脸揭露得入木三分;故事情节发展迭宕起伏,有吸引力。文章最后用自己学生的正义和儿子的良行作完美结尾,从而佐证、褒扬了校长的人格和工作,也预示腐败已到了消灭的尽头,正气一定会战胜邪恶!我建议文中的人物,最好全部安上名字,以增加文章故事的真实性。


墨含
(2011/12/25 22:24:00) [115.52.13.]

对人很有启迪,耐人深思,这也是现实生活中经常能看到的,佳木辛苦了!问好


(2011/12/25 19:12:00) [220.166.142.]

具有启发意义,让人感慨的文字。

 发表评论:共有 9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家园音画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8480510 联系人:风中的水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