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天地>>>小说沙龙>>>黑松林镇7-风光在险峰 (烈焰长空)
黑松林镇7-风光在险峰 (烈焰长空)
发表日期:2011/12/15 13:32:00 出处:原创 作者:烈焰长空 发布人:lieyanchangkong 已被访问 419

 

 
 
 

黑松林镇7

                     ---风光在险峰       

 
文/烈焰长空 编/如果爱
 

 

林绪忽然说:“李远峰,说说你的情况吧。既然认识了,以后就是朋友。”我说是啊,然后把我的工作情况和她说了一遍。她听完后兴奋地说:“嘿,咱们工作的单位离得还不算远,真是挺有缘份。以后有时间可以一起玩。”我一笑,未置可否,因为我看到高野的表情显示出,他并不像林绪这样开朗单纯,有口无心。他并不希望我介入他们的世界。这也是人之常情,我理解。能够拥有这么漂亮、单纯可爱的姑娘做女朋友,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更多的只是理想中存在。所以要小心看护,防止被别人抢走。

 

又过了一会,林绪提议:“休息的差不多了,走吧。”我说:“好。”高野没有说话,站起身,我们继续沿着小路往深山中走去。

 

眼看太阳渐渐行向头顶,掏出手机来一看,时间已经接近 11 点,我们出来有 2 个小时了。中午赶回去吃饭已是不可能。想打个电话回去告诉姑姑,中午赶不上吃饭了,可是手机全无信号。在这深山沟里,打电话可不现实。我问他们二人:“你们打算向前走多远?中午不吃饭了吗?”这次林绪没有回答,高野说:“我们出来就没有打算。中午吃饭看来是不现实了。不过一顿不吃也没什么,反正已经走这么远了,索性就再往前吧。走到不想走了,就回头。”林绪没有反对,应该是二人最起码达成过初步共识。我更是一顿两顿饭不吃没有什么,难得有这种玩兴,自然是完全同意他们的意见。我们于是拨开荆蒺草棵,沿着小路渐行渐远,渐行渐高。

 

我问他们:“你们到这荒山野岭,人生地不熟的,不害怕吗?”林绪说:“怕什么?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不是以前土匪横行的时代了。”我说:“总体上是好多了,但是也不能排除个别现象啊。比如来时候的长途汽车上。”林绪刚想说话,高野抢过话头:“那种现象是个别,如果经常发生,就是普遍现象了。再说,我们出来玩,别人也不知道啊。谁会提前安排来劫我们呢?而且我们也没有带钱。”我说:“人比钱更重要。”三人无话,继续向前行。

 

林绪弄了一根手指粗细、笔直的枝条,拿在手里,边走边拍打草窠和石头,完全一副淘气的孩子模样。拐过一个小山坳,一片茂盛的高草丛。林绪一棍下去,没想到发出大响。扑噜噜,从深草丛中飞出一只色彩斑斓的大野鸡。它用力扇动翅膀,发出一串像哨子一样噜噜的声音,向着山梁顶飞去,长长的尾翼漂亮极了。我们三人均是先吓了一跳,后兴高采烈地欢呼。在野外,突然之间看到漂亮的的大野鸡,确实令人兴奋。前些年,已经见不到这种动物了。也是由于近年生态环境改善,它们才又出现。听妹妹说,夏天的时候河里居然出现了我从小都没有见过的大天鹅。这只野鸡冲淡了前面的沉默,大家开始有说有笑起来,走路,也觉得轻松了许多。又走了里许,林绪说:“这饭可以不吃,没有水可不行。我渴了,忘了带瓶水。”我出了汗,也觉得口渴。我想了想,说:“还记得我说的那个小水坑吗?前面不远了。这些年我没来过,不知道还有没有水。”高野表现得很漠然,林绪却兴高采烈,嚷着快点走。拐过两个山弯,在路的右边,有一片与路平齐高的巨石。石头深埋在地下,不知道有多深。而面积大约有十多平方米。我拨开一株野桑树,后面露出一个形状像圆盆石槽。石槽的大小和深浅均似脸盆。在石槽中,真的盛有满满的清水。经过我们仔细观察,水质清澈,绝不含半点杂质。奇怪的是,水刚好注满一槽,不溢出来,也不减少。在以前来玩时没有发现这个现象。林绪刚要低下头喝,高野说:“看着干净,也不见得干净。还是小心点吧,别喝坏了肚子。我找来一大片树叶,折弯了,将石槽中的水舀出来一些,不一会,水又注满了。看到这情况,我们三个人一起用树叶向外舀水,舀出来的水洗手洗脸。水居然冰得很。这样弄了几番后,石槽中的水换的也差不多了。我们用树叶折成勺一样的形状,舀起水来喝入口中。水质甘甜清冽,从口感上来说,绝对远远好于市场上出售的优质矿泉水。我们喝了一个饱,满意地坐在石头上休息一下。

 

望着两侧悬崖上面,高野说:“你们看悬崖上好多矮小的木本类植物,还有兰花草,如果挖出来放入盆中,都是绝好的盆景。”我说:“是啊,商业价值很高,可惜会破坏了生态。从整体角度来说,弊大于利。”二人点头赞同。

 

片刻后,我们又向前进发。路,越来越难走,大多已经被草木遮蔽,经常要扒开草木,仔细寻找,才能发现。估计我们已经走出来二十里地,这里,已经不是大多数人经常光顾的地方了。

 

向两侧山峰望去,在山峰较缓和的地方,大多生长着一种当地叫橡树的树木。它的果实非常像榛子,只是榛子是通常人们能吃的干果,而橡树的果,虽然在外形上像极了榛,却是不能入口,因为很苦。但是听说在三年自然灾害和文革时候,没有东西吃,饿极了的人们也会采集这种果实,磨碎后食用。至于有没有不良的后果,我就不太清楚了。

 

到达这里,山上的松树依然很少。我们这个镇子虽然叫黑松林镇,只是松林离镇子太远了。四下里,树木依然并不是很多,更多的是一人多高的灌木。这种灌木长不成木材,以前通常是被人们砍伐来做燃烧用。现在多数人不用了,不再砍伐,它们就疯长起来,直至长到整座山蓬蓬松松的,像是浑身长满长毛巨型的怪物。

 

我们行进间,是非常困难了,时不时要拨开灌木和杂草。每个人的呼吸都沉重起来。我和高野是男人,身体较为强健。而林绪是个小姑娘,身体单薄,体力差,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又走了约二十分钟,来到一个岔路口,左右分开,有两条路。到了这里,我们三人已经是呼呼带喘,汗落如雨。每个人脸都是红红的。林绪很倔强,虽然累得要命,却绝不主动提出来休息一下。于是我说:“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商量一下走哪个方向吧。”他们二人没有意见,各自选择较平坦地方坐下,直喘粗气。

 

林绪喘着气,摸出一个照相机来,说:“来,拍一下大家的窘态吧。”我哈哈一乐:“现在的样子真的是够窘的。我先给你们拍。”接过相机,选择方向角度。高野向林绪身边凑过去,说:“先来个合影。”林绪却说:“我不喜欢与别人合影,各照各的吧。”高野讨了个没趣,起身转向一旁。我先为他们照,他们也为我照,有远景有近景,照了足有二十几张。我实在搞不明白,高野和林绪明明是小情侣,但是林绪对高野的态度,让我猜不透。不是非常亲近的关系,一男一女,也不可能跑到这老远的地方来。既然来了,林绪对高野似乎非常不耐烦。而高野对林绪,那是一心一意,很明显。思来想去,也是不得要领,索性不去想了。毕竟,这世界上让人明白的东西远远不如让人不明白的东西多。

 

十分钟休息后,经过我的提议,并全票通过后,我们选择了右手方向的岔路,斜向上方攀登。因为这些路只有我走过,他们根本一无所知,故而不存在反对意见,完全听从我的就是了。我之所以选择右手方向的路,是因为它比较近些,不用太长时间,就能走出拌手拌脚的灌木丛。在灌木丛里走的时间长了,实在太累了。身上、脸上没准还被枝条抽上一下。

 

这段向上的路更为艰难。灌木遮蔽了阳光,每个人都要用双手拨开路两侧的枝条,才能把身体挤过去。路而且陡峭,在这种路况下,我们这些身体强健的男人,都有些吃不消了,但是瘦消的林绪,依然咬紧牙关,不吭不哼,一步不落地走在我们中间。我心中不由对她大为赞叹,这么娇生惯养的大城市姑娘,居然这样能吃苦耐劳,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想像。高野走在前面,他几次回过身来,伸手想拉林绪,都被林绪拒绝。她固执地坚持自己走。

 

行进到这个时候,更多的是用身体在拼搏了。而对景色的欣赏似乎已经退居次席。我们在跟山拼搏,在跟自己拼搏。我们三个人全是汗如雨下。每个人头上身上,都落下了好多细小的叶子,模样看起来很好笑,不过实在是没有力气笑了。

 

转过一个小山膀,透过浓密的枝叶,看到前方百十米处,两峰中间,出现一个豁口。而我们走的小路,蜿蜒通向这个豁口。这里,将会是我们此行的终点。

 

我对他们二人说:“加把劲,还有百十米,就上去了。”他们听罢,奋起余勇,手脚并用,向上攀登。

 

十几分钟后,我们终于站在了两峰夹于中间的豁口上。我们再也坚持不住,全部躺倒在草坡上,暂时是没有精力欣赏风景了。

 

许久许久,我才缓缓坐起身,对他们说:“出了好多汗,山上风凉,千万注意别感冒了。别的办法也没有,只能是多活动一下身体了。”他们也坐起身来。林绪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汗水依然顺着脸颊流下。长发一缕缕,被汗水粘贴在脸上。虽然疲惫不堪,但仍然是俏丽之极。见她转过脸来,我真心地说:“实在想不到,你这大城市姑娘,这么坚强,居然能撑到这里。”她微微一笑说:“如果不是有你们在,我一个人的话,早就不行了。团队的力量看来不是简单的单个人能力相加。在这里,一加一,不简单等于二了哦。”我心里明白,她说的是非常有道理的。

 

又坐了一会,大家站起身来,向四周观看。这个豁口右侧背阴的山坡上,长满了粗大的松树。地下足有半尺厚的杂草、松针。这里基本上是我们采蘑菇的终点站。每次走到这里,就不再往前了。松林中,只要是在夏秋之季,不管是下不下雨,树叶下、草丛里,总会有很多五颜六色的蘑菇。只是雨后蘑菇长得肥大许多。这些蘑菇几乎都没有毒,完全可以放心采来食用,是真正的山珍野味。左侧朝阳,是一个缓向上的山梁。顺着山梁斜拐过去,是一片梯形的田地。田地里我从未见种过什么庄稼,生长的全是粗大的松树。而梯形田地是什么年代、什么人修建的,无从得知了。在田间与山坡的交界处,每在秋季时候,会生长出好多种野果,有的像李子,味道却比李子好吃得多。有的是全黑色的浆果,却不是桑椹,味道也远好于桑椹。至于叫什么名字,我是一概不知。而沿着山梁向上极目远望,一座直插入天空的高峰矗立在那里。其高度让人望而生畏。漫山遍野的巨松长满了山峰。在我小时候,走的最远时候,也就是上到那座高峰的脚下,也就是沿着现在左侧的山梁向上,直走到山梁的顶部,也就是高峰的底部。再向上,是没有去过的。而在镇中老人们口里,也没有听到过关于那座高峰上面及再远处的事情。那座高峰,便叫作齐天峪。

 

我们极目环顾四周,几乎所有山峰现在全在我们脚下了,只有齐天峪如擎天之柱一般,高高耸立在远处,需要我们抬起头,才能看到它模糊的山顶。山顶似乎雾气沼沼。

 

到这里砍柴,已经是不可能。因为太远了。而采药人,也许有时候走得远一些。但前面高峰地形险恶,巨木参天,谁也不知道其中隐藏着什么凶险。所以我想,可能没有人去过那里。

 

身处苍茫的深山中,空气简直好到极点,大自然天然的氧吧,强过城市里充满粉尘的空气千倍万倍。林绪恢复了些体力,欢快地站起身,向上伸出双手,开心地蹦跳着。天空盘旋着数只猎捕野兔野鸡的苍鹰。我们抬头看那些平伸翅膀、转圈翱翔的大鸟。林绪也一边蹦跳,一边抬头看。忽然之间,她脚下一拌,惊呼一声,摔倒在地上。由于我们停歇的地方是在豁口的最顶部,前后两侧均低于这里。她摔倒后,竟然向着前面滑下去。我大惊之下,翻身跃起,向前疾跑几步,想追上她。高野也是大惊,跃起身来。但是比我慢了一拍。林绪还在下滑,而且速度很快。我从后面加速追赶。但终究慢了稍许,只差一两米,就是赶不上她。她滑下十余米后,我再没有任何办法,看准边上一株手腕粗的野桑树,纵身一跃。这一下跃过了三四米远,落地时刚好抓住了林绪的左手腕。而我,被她带动得也向下滑去。在滑过一米多时候,我用脚勾住了桑树,下滑止住了。这种姿势保持了十几秒钟,我们才在高野的拉扯下站起身来。林绪双手被草叶割出了几条血口,渗出了鲜血。而我,神情有点发呆。林绪看我的样子,不由笑了出来:“看你吓的,脸怎么白成这样?我都没吓成这样。大男人!嘿嘿!”我缓过点神来,向她招手说:“你脚下小心点,到这里来。”她不明所以,依我所言,小心地走到我让她过来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小平台,边上几株老树,虽然不是很粗,但看得出来,已经经历了无数的风雨。我一手扶住老树,一手指着前方让她看刚才她下滑的地方。她才扫了一眼,双腿一软,就要坐下去,我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起来。就在刚才我拉住她的地方下面不到五米处,透过杂草和灌木的缝隙,笔直的万丈深渊出现在眼前。如果我再慢一两秒钟,那,一切,将万劫不复。她脸色白的可怕,双眼呆滞,半天动不了地方。高野看到这情况,也同样是惊得目瞪口呆。

 

我扶着林绪回到山坡较缓的一面,让她坐下,平息一下。好久好久,我们才从刚才的惊魂中苏醒过来。看着我们两个人每人一身鲜绿的草汁,包括脸上都有几片草叶,三个人不由哈哈大笑。劫后的心情,真的是难以形容,只有一点非常明确:活着真好。

 

我们又坐了半个小时左右,起身往回走。

回去的路要比来时候容易走得多,因为大多是下坡路,不太费力气。

 

三个人都少了说话,静静而行。林绪边走边采下一两枝路边上铜钱大小的野菊花。这种花在山里很常见,路边、山坡上到处都有。几乎人们都不去注意它。而它依然每年按时节开谢,年复一年。如果有细心的人把它采下来放到鼻前闻一下,一股很淡雅清香的味道,让人神清目明。

 

高野掏出一叠纸巾给林绪说:“你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用这擦一下吧。”林绪接过来,轻轻擦拭一下,折起,放于口袋中。我知道,她即使在这人迹罕至的深山中,也不去造成哪怕很快就会消失的污染。真是个相当不错的人。

 

    四点五十分,我们回到了镇上。历时八个多小时的行程终于结束。三个人已经累得浑身没有了一丝力气。走到路口,应该分别了。在转身的时候,林绪用极细小的声音轻轻说:“谢谢你!”然后举起拿着一大把野菊花的手挥了一下,各个还家去。我知道,等待我的,将会是一场姑姑的怒火。好在我知道她嘴硬心软,用不了我几句好话,她就没事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园音画欢迎您!
http://fengzhongdeshuige.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2011/12/15 20:21:00) [220.166.137.]

毕竟,这世界上让人明白的东西远远不如让人不明白的东西多。 也许是的。大自然,世事也好,都是一样。给人的是,神秘探究的兴趣及动力。
天然氧吧,山泉,野果,蘑菇,甚至跋涉之后的窘态。。。无穷的乐趣。
欣赏来自大自然的朴实,精彩!


放飞的心情
(2011/12/15 19:27:00) [117.27.45.]

哈,是连续剧啊


蓝色飘香
(2011/12/15 19:26:00)

     拜读烈焰长空长篇故事。貌似去爬山去险峰,8小时的时间,锻炼了你们的意志,不错  厉害。。。。。。


369珍惜缘分
(2011/12/15 18:22:00) [114.217.104.]

拜读烈焰长空长篇故事了。 期待续集


ruguoai
(2011/12/15 13:31:00)

坐沙发慢慢欣赏 向烈焰长空问好 期待续集

 发表评论:共有 5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家园音画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8480510 联系人:风中的水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