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家园群论坛>>>青春正步走>>>我的军校生活(LOSTTIME)
我的军校生活(LOSTTIME)
发表日期:2009/7/21 16:27:00 出处:原创 作者:LOSTTIME 发布人:LOSTTIME 已被访问 825
 
 
区队长的防晒霜


  我们第一年入学的时候,凡是从地方高中考入的学员队都会配干部区队长,一般都是上一届留校的学长担任。我们的区队长是从一个王牌师的炮兵班长考上陆院的,然后留校,个子不高,力气很大,据说他曾经用第一套军体拳制服过四个地痞。在他毕业那一年的暑假,在家乡认识了一个医院的护士,因为是从部队考取的军校,又读的是本科,找女朋友的时候年龄已经很大了。加之那个女孩子是他真正的初恋,看得出来,他很珍惜。

  我在入学不久因为内务标准不高被责令在区队作检讨,区队长居然从我的检讨书中看出我的文笔不错。在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军人尤其是陆院出来的人思维真的不符合逻辑啊。

  因此检讨书写的好,被他点名帮他给女朋友写情书。可能是刚离开家的缘故吧,真情流露,感情大挪移,写的行云流水,思如泉涌,再读的时候都会感动的我自己想流眼泪。区队长看了极其满意,说你一来就不用再去翻什么席慕容普希金了。后来他就把我当兄弟了,就让我看她对象的照片,我一看就觉得真对不起我的情书,但是不敢说。我当时真是不明白,区队长怎么找对象这么不开眼?后来到部队后看看大部分部队家属们的模样心里就明白了,现在不是解放军是最可爱的人的时代了,女孩子要感情,更要房子车子票子,最重要的是时间,部队的青年军官是绝对没有的。

  有一次上班战术训练课之前,我到区队长房间向他汇报上课的准备情况,就看到他在很认真的往脸上抹什么东西。看到我进来,他很慌乱地把瓶子往抽屉里塞,讪讪地解释:女朋友送的,真是麻烦。我虽然肚子里已经笑翻天,脸上还要做出理解理解的表情。区队长是要带队跟我们一起训练的,我们大部分都是在野外上课,什么队列、战术、地形学、兵种学、组训法、教学法都是野外进行,不是烈日暴晒就是细雨绵绵,一个个黑的可以。而区队长又有在部队和军校操练过六七年时间的底子,更是黑的出奇。以至于有同学私下里说,搞夜间训练的时候,如果区队长不说话,我们都弄不清他的真实位置。

  那个防晒霜对于他的黑脸,简直是萤火虫之于太阳,浪花之于大海。他居然坚持抹了一个学期,直到他离开我们去战术教研室当教员的时候,我们也没有看到他女朋友的苦心有什么实际效果。但我们每个人仍然都很羡慕他,我们每个人都认为防晒霜是一个很温暖的词汇。

  几年过去了,我们都知道天天给学员上战术课的区队长脸是不会有什么起色的,只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认真地抹防晒霜?
 
 

 

 

 
 
电台里的点播电话


  陆军学院每天的训练量很大,我们一直都很佩服学院里制定教学、训练计划的参谋,每天的训练总让你总是很难受,但是就是倒不下去,一直在极限的临界点晃悠,一觉醒来,居然精神抖擞地还可以站起来。管理也很封闭,了解外界信息的渠道,除了每天固定的新闻联播外,就是学校配发给每个人的调频收音机(学校的用意是给我们用来收听学校的英文广播的)。每天晚上11点后,也就是通常的第二班岗结束时间,那个城市的文艺台都会播一个叫做“玫瑰夜话”的节目,主要就是聊一些关于男女之间的话题,电话互动,点点歌,谈谈恋爱感受什么的。现在觉得挺无聊,但那时候喜欢的不行,虽然一天的训练下来,大家都累的厉害,但那个节目大家还是很喜欢听,主要还是话梅止渴,聊解郁闷而已。用一个同学的话说,听了这个节目,就能感觉到自己还很真切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入学的第二年,新学期开学不久的晚上。那天晚上的节目挺闷的,大家听了一半,都准备睡觉了。突然直播室打进去一个电话,声音大的可以:喂,玫瑰夜话吗?我想点歌。主持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又来了一句:我是军人啊,一名军校学员。主持人怯怯地回答:咳!咳!听出来了。然后他就说想为他的女朋友点歌,今天是她的生日云云。声音保持的很好,和我们平时喊口令一个声调。大家都窃窃的在床上笑的打滚(不敢大声,怕被队干部发现)。因为那个城市就只有我们一个军校,所以肯定就是我们学校哪个痴情的兄弟打过去的。本来以为不会有下文了,结果第二个星期的同一天,同一个时间,我们又听到那个亲切的大嗓门。说是今天他女朋友今天给他来信了,他很想她,想再为她点一首歌。嗓门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第三个星期,第四个星期,都是如此,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乐趣。很多同学听说以后,原来不听这个节目的,也都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和他的大嗓门,和他的喜怒哀乐一起跳动。

  根据兄弟们的分析,这个家伙肯定是和别人调岗了,不然不可能老是站第二岗的。凡是当过兵的都知道,“当兵不当副班长,站岗不站第二岗”,因为第二岗的时候爬起来,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冬天,回来又不容易睡着,是个极苦的差事。所以在那一年里,大家对这个不知道姓名的兄弟给予了极大的崇拜之情,崇拜他居然是这么一个痴情的种子,崇拜他超人般的体力,因为我们都知道站一年的第二岗意味着什么。

  后来,新学年开始以后,就再没有听到过他的故事了。以至于主持人有一次还在那里嘟囔:怎么好久都没听到大嗓门了,挺怀念的,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想,大概是毕业了吧!
 
 

 

 

 
异乡邂逅的老乡


  这个故事是关于我师兄的。高中时候高我一届的师兄,然后是陆军学院的师兄,还是高我一届。师兄在高中时候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他是那一年我们全县的高考状元,本来可以读北大、清华之类的名校,可他面对父亲断绝父子关系的威胁,一头扎进了陆院,不管身后满地的眼镜碎片。我师兄高考状元可真不是盖的,他毕业的时候,学校征求他意见要他留校,别人留校都是当战术教员、队列教员、军体教员或者炮兵、政工教员,惟独要他留校当数学教员。这已经让人大跌眼镜了,可他居然谢绝了,说要到野战部队去建功立业!你说他的脑袋是不是秀逗了?这不仅让人跌破眼镜,简直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宋丹丹语)。扯远了,打住,咱还说情事,说情事。话说师兄有一次外出,就邂逅了一个在那个城市读中专学校的老乡。具体怎么邂逅,如何认识的过程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认识了。其实也不算是真正的老乡,只是一个省而已,但远离故乡的他们,就降低标准,认了老乡。

  后来,那个女孩子经常来学校看他,给他带一些吃的,陪他说说话什么的,一般来一次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因为我们总是很忙。其他的时候就是互相通通电话,写写信,说说家乡话,老乡的感情慢慢地升级了。

  后来的后来,师兄毕业了,如愿以偿分到了一个很著名的作战师当了排长,他的老乡当然也是我的老乡也回到故乡,在乡下当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再后来,师兄面对父亲再一次断绝父子关系的威胁(他父亲好像很喜欢用这一招),和老乡的关系再次升了级。当然,这些话都是我母亲告诉我的,因为我们都上陆军学院的关系,我们两家的父母都互相引为难友,互相通报情况,我们两家的母亲也经常在一起泪涟涟的诉诉苦,所以他的消息大多都是我母亲转告我的。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有一次,我到他们部队去出差,碰巧碰到他的妻子去看望他。那时候师兄已经是一个荣誉连队的指导员了,我也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传说中的老乡,她已经帮他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和师兄一起喝酒,师兄淡淡的笑着,居然也没有主动的跟我说起其中的细节,好像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98年的那场洪水


  这个故事是我自己的,说起来其实并不能算是一个故事,只是为了凑数而已,也是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如果大家不感兴趣的话,我就不说了。

  故事发生在我毕业的前一年,我们正在部队实习,任代理排长,正赶上98年的洪水。当时部队刚刚海训回来,“八一”节过后, 8月8日,部队接到命令,赶到九江抗洪,因为九江的长江大堤决口了。包括我们营在内的两个营是最先赶到大堤的,主要任务是在决口处的沉船(为了不让决口扩大而沉了六条船)内侧,打一个弧形的围堰。细节就不说了,大家可以上网查。半个月过后,大部队陆续上来了,我们奉命回撤到九江市区内休整。回撤后,我们就住在一个中学里面,当晚,学校安排我们洗澡、换衣服,自从上大堤后,已经半个月都没洗澡了,身上已经臭的不行。故事节奏比较缓慢,包子皮比较厚,也没有什么馅儿,只好东拉西扯,大家别失望哦。下面接着讲。

  我和连队的副连长到了一个老师的家里洗澡,我们俩就把满是泥巴、臭汗的迷彩服脱到了卫生间的外面,然后两个大男人一起进去痛快的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傻了!那位慈祥的老师居然把我们的衣服放到洗衣机里面搅了。更尴尬的是,我们两个人穿着短裤在客厅里等衣服的时候,老师的两个女儿(后来了解到,其中一个是因为家里淹了,临时住在她家的)从书房出来陪我们聊天!两个女孩子都是大学放假回来的,唧唧喳喳地问了很多的问题,好像看不到我们俩的尴尬似的,现在想起来,都不记得当时都说了些什么了,只能说谈话在一种友好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着。虽然如此,我都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眼该往哪儿看了。副连长更不堪,头甚至埋在了胸前,像个害羞的姑娘。现在想起来,内心还是很不愿意原谅那位好心的老师。

  后来,我们住的那个学校快开学了,我们就撤到市郊的一个民兵训练基地去了。而那位老师的女儿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的,居然跟了过来。中午,女孩子还要我出去跟她到外面去拍照片,被警惕的营长谢绝,并劝回。后来,我们又重新上了大堤,就在大堤上住到回营,再也没看到过那个女孩子。当然,拍的照片也没有看到。

  记忆中那个女孩子喜欢穿着一袭美丽的长裙,上面满是鲜艳的桃花。可能由于记忆的缘故吧,随着的时间流逝,已渐渐记不清那个美丽的面容,只是记忆中的桃花却越来越鲜艳,挥之不去。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家园音画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8480510 联系人:风中的水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