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家园群论坛>>>青春正步走>>>前沿哨兵(LOSTTIME)
前沿哨兵(LOSTTIME)
发表日期:2009/7/21 17:14:00 出处:原创 作者:未知 发布人:LOSTTIME 已被访问 602

这是1984年发生在中越边境的故事。

在前沿哨所的山洞里,住着两个兵(我和来子),洞很小,仅容两个人,越南那边一道沟口的山坡上,有个越军的前沿哨,里面装着两个越南兵,我们管老兵叫“腔子”,小兵叫"嘟噜”。

我们每天巡逻。那天,巡逻到狭窄的沟口,我们倚在石壁上休息,在相距不到十米的地方,他们在对面的石壁上倚着,来子掏出“中华”,“腔子”见了,也摸烟叼在嘴上,浑身上下乱翻,一看就是没火。

我瞥了他一眼,掏出电子打火机,手腕一翻,喀嚓打着,为来子和自己把烟点燃,极惬意地深吸一口……

腔子”眼睛一亮,“喂,当兵的,点个火……”意外的说了中国语。

我漫不经心走近“腔子”,举着打火机朝他伸直了胳膊……“腔子”嘿嘿干笑一声,要接,我没给,而是喀嚓把火打着,他又尴尬地笑,叼烟低头凑过时,我缩回了胳膊……
腔子”怒了,满面恼怒。

我却拿出“中华”,连打火机一并递他。

腔子”一见,立刻转怒为喜,说着“谢谢”,伸手接过烟,凑近我打着的打火机点燃,眯着眼吸了一口。

咋样?比你们的烟强多了吧?”我问。

这烟,我抽过。”他有点不服气,但还是掏出烟盒--他们那种常见的大绿包--把没点的那支烟精心装了回去。

你这烟,我抽过。”“腔子”仍不服气地重复。

当然,”我一眼看到他脚上的大头翻毛皮靴和“嘟噜”脚上的“解放鞋”,指划着又说,“当然,你们见过世面,你脚上这双鞋,老美的,他穿的那双鞋是我们给的……你们仓库里准还有法国货。说不准还有老俄的什么东西?”

腔子”狠狠瞪我,迸出一句:“我们越南人……能打仗……”

哈,”我也故意歪着头作出兵痞状,“瞧你,一颗炮弹飞过来,炸不到你,也把你这副骨头架子震散了。瞧他……刚不吃奶吧,那玩艺儿……你明白吧,怕还没长毛呢,……”

来子笑出了声。

腔子”的脸涨红了,他斜起眼瞪我,一口接一口吸烟。

腔子”终于把烟吸完,突然把烟头一摔,帽子一扔,捋起袖子瞪眼问我:“咱摔跤!”

我看一眼来子,他冲我挤眼。

摔就摔!”我说着,就要摘下身上的枪。

嘟噜”却一步过来,平端着枪直对着我,“腔子”去推他,却没推动,枪端得更平……

算了,算了……”来子看这架势,笑咪咪对“腔子”说:“你看你这个搭档,连开玩笑都不懂。”

对,不摔了,开不起玩笑”我也就势为自己找了个台阶。

腔子”气得,捡起帽子,啪啪在腿上抽打,拎起枪,大步往他们的哨所走去……

于是,我和来子又倚在石壁上,点起烟,轻松悠闲地哼……
    “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阿哥心忧愁……”

这晚上,“嘟噜”让“腔子”骂惨了,一连几日,巡逻时都疲疲沓沓,随在“腔子”旁边,连正眼儿也不敢瞅我们。

腔子”挺来神儿,不知从哪儿也弄来个打火机,也是电子的,走到沟口就掏出喀吧喀吧打个没完,极为得意。

“‘腔子’是在向咱们示威。”我说。

哼,他也是闲得难受。”来子说。

……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中午。

这天,我俩刚下崖头,忽见“腔子”吱溜钻了出来,手里举个水壶,踉踉跄跄朝我们奔来,“嘟噜”后面紧跟着,慌张失措。

我俩急忙拦去,迎面扑来一股酒气。

腔子”被“嘟噜”拽个趑趄,站住了。他的脸通红,脖子更红,举起那水壶冲我们喊:“中国兵,喝好酒,我们的……喝完,咱摔跤,越南人,中国人……”

来子用眼色制止我和他对峙。

我冲“腔子”笑着说:“等你酒醒了再说吧,你喝成这样,就是我胜了,也像是欺负你。”

腔子”用死鬼样的眼色瞪我,闻了闻水壶,又直瞪瞪把水壶递过来:“喝!当兵的,喝……”

我没接,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腔子”嘿嘿笑了,越笑越紧,笑出了眼泪,又咕咚喝了一口,晃着水壶朝我和来子凑近。

当兵的……打仗,喝酒才是当兵的……喝酒……喝,当兵的……”

他叫着,把衣服一把拽开,露出洗衣板样道道骨头的胸脯,他又笑了,笑得那么凄惶,那么鄙夷。

当兵的,酒都不敢喝,还打仗?喝吧,酒……酒里没毒……喝,喝呀……”

腔子”伸水壶的手在抖,他越凑越近,笑着,嘴咧着,大颗的泪珠涌了出来……

都是当兵的,打仗,喝……”

他含混的声音带着哭泣。

喝……”

看着“腔子”手里的水壶,一种小人的压抑使我喘不过气来。

我又看了眼来子,他并不看我。我狠咳嗽一声,朝水壶伸去手……

腔子”乐了,无声,但看得出是真乐。

突然,“嘟噜”一步跃过来,用枪猛地挑开水壶,水壶无声地落到沙地上,酒流出来了,泊泊几声,干涸了,满沟酒气……

腔子”一愣,嗷地一声长嗥,伸手揪住了“嘟噜”,没听“嘟噜”出声,已被“腔子”拽倒在地,醉了的“腔子”好一把干劲,只见他拽着“嘟噜”的腰带把他提起半人高,狠狠朝地下摔去,又抬脚把“嘟噜”踢得在地下打滚,“嘟噜”架不住他的美式大皮鞋,连声惨叫,“腔子”却不顾一切,夺过“嘟噜”的枪,用枪托劈头盖脑朝他打去……

嘟噜”滚着躲了,这下子,“腔子”气疯了,哇哇直叫,竟不顾一切追上,一脚踩在“嘟噜”肚子上,死命要把他踏住。

嘟噜”哇地哭了!

他的声音是孩子的童音,绝对童音!

来子的脸变得煞白,就在“腔子”又疯子般抡起枪朝“嘟噜”砸下之际,他箭一般蹿过去,拼命托住了“腔子”手里的枪……

还不快跑,等他打死你呀,……”

口鼻流血的“嘟噜”惊惶失措地爬起身,竟下意识地朝我们这方跑来。

我和来子正全力想制服“腔子”。突然,“哒哒哒”,一阵惊人的枪声震荡了山谷。

是“腔子”在肆虐中扣动了枪机。

枪声震惊了我,也震惊了来子,他把“腔子”推倒在地,拉起我就往后跑。

枪声震惊了“嘟噜”,他冷的停住脚步,茫然地去摸枪,却忘了枪在“腔子”

手里。

枪声震惊了“腔子”,他不再发疯,一屁股跌在地下,枪口有缕没散尽的青烟。

当我和来子擦身跑过“嘟噜”的瞬间,不知两边的大山上是哪方迫不及待地开了枪。

枪声呼啸着在我们的头顶。

跑回洞里,步话机里排长喊得正急:“来子,有我们掩护,紧急撤离,紧急……”

来子抓着步话机,半晌,才答:“是!”

枪声更密更响。

走吧!”

我俩出了洞,却谁也不想跑,只是一步步走向洞侧荆丛榛棵中的小路。我什么也听不到,只听到阵阵童音的哭声,我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眼前一片忽明忽暗的黑绿……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家园音画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8480510 联系人:风中的水哥